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鲁迅当年对苏联的赞誉,大多数是错的 | 短史记

    2016-10-16 20:52:00 来源: 今日话题

    图注:北京鲁迅博物馆中的鲁迅像

    文 | 杨津涛


    坊间有众多有关鲁迅的谣言,其中最著名的当数“鲁迅拿苏联卢布”之说。此种说法早在鲁迅生前,即已甚嚣尘上,以至他不得不多次公开辟谣,声明“我们所做的那些东西,决不沾别国的半个卢布”。之所以由民国至今,很多人愿意相信鲁迅与卢布之谣言,主要因为鲁迅确曾在媒体上长期赞誉苏联。


    传言和真实之间,往往有着相当的距离。那么,鲁迅当年关于苏联的认知,究竟是怎样的呢?


    1926年之前,鲁迅曾对“十月革命”表示怀疑,且不认为苏俄思潮会被国人接受



    相比于李大钊、陈独秀,鲁迅对苏联及“十月革命”的关注较晚,在观点上也有一个渐变的过程。1934年,鲁迅接受苏联《国际文学》采访时,回顾了自己接受“十月革命”理论的过程:“先前,旧社会的腐败,我是觉到了的,我希望着新的社会的起来,但不知道这‘新的’该是什么;而且也不知道‘新的’起来以后,是否一定就好。待到十月革命后,我才知道这‘新的’社会的创造者是无产阶级,但因为资本主义各国的反宣传,对于十月革命还有些冷淡,并且怀疑。现在苏联的存在和成功,使我确切的相信无阶级社会一定要出现,不但完全扫除了怀疑,而且增加许多勇气了。”①这个问答后来被刊登在了《真理报》上。


    鲁迅说的“冷淡”“怀疑”时期,是在“五四”之后的几年。1919年,他在《新青年》上发表题为《“来了”》的文章,谈到“近来时常听得人说,‘过激主义来了’;报纸上也时常写着,‘过激主义来了’。于是有几文钱的人,很不高兴。官员也忙着,要防华工,要留心俄国人;连警察厅也向所属发出了严查‘有无过激党设立机关’的公事。”本文中,鲁迅对“十月革命”的影响,大致持一种旁观态度,没有显露出特别明显的褒贬。


    在当时的鲁迅看来,政府对“过激主义”的恐惧,是没有必要的。1920年,他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判断,“今之论者,又惧俄国思潮传染中国,足以肇乱,此亦似是而非之谈,乱则有之,传染思潮则未必。中国人无感染性,他国思潮,甚难移植;将来之乱,亦仍是中国式之乱,非俄国式之乱也。”显然,鲁迅不认为中国人会接受俄国传来的“过激主义”。


    图注:1918年11月,李大钊在《新青年》第五卷第五号上发表《庶民的胜利》《Bolshevism的胜利》,介绍“十月革命”


    从1926年开始,鲁迅对苏联的好感渐趋强烈,一再撰文支持



    鲁迅对苏联产生明显好感,是从1926年开始的。他在给苏联小说集《十二个》写的后记中赞扬,“俄国在一九一七年三月的革命,算不得一个大风暴;到十月,才是一个大风暴,怒吼着,震荡着,枯朽的都拉杂崩坏……”1927年到上海后,他更结识了一批年轻的左翼作家。鲁迅写《庆祝沪宁克复的那一边》,引用列宁谈革命的名言后,赞叹说,“俄国究竟是革命的世家,列宁究竟是革命的老手,不是深知道历来革命成败的原因,自己又积有许多经验,是说不出来的”。


    此后几年,鲁迅阅读、翻译了不少有关马克思主义和苏联的书籍。许广平回忆,1928年前后,自从鲁迅“学习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相信了这个真理以后,就不但用它来‘煮自己的肉’,而且也执着地以之教育他周围的人,使真理之火从自己的身边燃起”②。由于写作时代的原因,这个回忆不免有所夸张,但至少说明,鲁迅当时对马克思主义确实极为关注。


    同期,鲁迅还发表了一系列有关苏联的文章。在这些文章中,鲁迅对苏联大都取赞扬态度。1932年,鲁迅在给林可多《苏联闻见录》写的序中说,“去年苏联煤油和麦子的输出,竟弄得资本主义文明国的人们那么骇怕的事实,却将我多年的疑团消释了。我想:假装面子的国度和专会杀人的人民,是决不会有这么巨大的生产力的”。苏联的存在让鲁迅欢欣万分,“一个崭新的,真正空前的社会制度从地狱底里涌现而出,几万万的群众自己做了支配自己命运的人”。


    还是在1932年,鲁迅发表名作《我们不再受骗了》,回击舆论对苏联的“污蔑”。鲁迅开篇即说,“帝国主义是一定要进攻苏联的。苏联愈弄得好,他们愈急于要进攻,因为它们愈要趋于灭亡”,他相信美国书上说的,“苏联的购领物品,必须排成长串”,但认为这不过是“因为苏联内食正在建设的途中,外是受着帝国主义的压迫,许多物品,当然不能充足”。鲁迅还说,“(帝国主义)自身正在崩溃下去,无法支持,为挽救自己的末运,便憎恶苏联的向上。谣诼,诅咒,怨恨,无所不至,没有效,终于只得准备动手去打了,一定要灭掉它才睡得着。”由此可见,其对苏联的支持和信心,是非常强烈的。


    图注:鲁迅策划出版的苏联小说《铁流》


    不过,在赞扬的同时,鲁迅对苏联的真实情形也心存疑虑,几次婉拒访苏邀请



    对于苏联不好的一面,鲁迅也并非完全不知情。1928年,鲁迅买了一本日文版《苏俄的牢狱》,书中收有一些因“反苏”而被流放北极圈的政治犯们所写的书信。③1929年,鲁迅给苏联小说《竖琴》的译者附记说,这部作品“虽然有血,有污秽,而也有革命”。小说故事情节是,“十月革命后到次年三月,约半年;事情是一个犹太人因为不堪在故乡的迫害和虐杀,到墨斯科去寻正义,然而止有饥饿。待回来时,故家已经充公,自己也下了狱了”,这当然就是革命中的“血和污秽”。


    鲁迅的朋友爱罗先珂是俄罗斯盲诗人、世界语作家,1921年他因“宣传危险思想”被驱逐回国,被苏联拒绝后曾到中国生活,住在北京八道湾的周家。1923年,爱罗先珂被获准回国,后来鲁迅听说“他不赞成俄国共产党的做法,于是不明不白的死掉了”。鲁迅曾经猜测,爱罗先珂“主张用和平建立新世界,却不料俄国还有反动势力在与共产党斗争,共产党当然要用武力消灭敌人,他怎么会赞成呢?结果他就被作为敌人而悄悄消灭了。”④鲁迅翻译过的很多作家,在“十月革命”后都遭到了厄运,皮里尼亚克被处极刑,扎米亚京被判入狱,左琴科被开除出苏联作家协会,隆茨被迫流亡等。⑤


    由于鲁迅一直在中国国内盛赞“十月革命”,苏联几次希望邀请鲁迅前往访问。除了有一次是鲁迅身体及时间不允许外,其他邀请都被婉拒了。胡愈之回忆,1936年鲁迅去世前,曾对他说:“苏联国内情况怎么样,我也有些担心,是不是也是自己人发生问题?”胡愈之说,“鲁迅是指当时斯大林扩大肃反,西方报刊大事宣传,他有些不放心。这也是他不想去苏联的一个原因。”⑥这样看来,鲁迅对苏联的疑虑至死都没完全消除。


    图注:1922年5月,鲁迅与俄国盲诗人爱罗先珂(左二)等人在一起


    鲁迅对苏联的种种误读,主要是信息不对称所造成的,不必苛责



    毫无疑问,以现在的视角来看,鲁迅当年关于苏联的观点,大多都属于误读,和实际情况相去甚远。应该说,造成这种偏差的原因并非是鲁迅的主观意愿,而是严重的信息不对称。首先,鲁迅没有踏足过苏联,他关于苏联的印象,主要来自几本游记,知之不深;其次是当年大量档案还没披露,苏联国内的残酷现实,很少为外界所知。⑦


    比如,鲁迅说苏联群众成了“支配自己命运的人”,其实保守估计,斯大林当政期间,至少有2500万人遭到政治迫害,约占苏联总人口的1/8,又如,写《我们不再受骗了》的1932年,苏联的问题当然不仅仅是买东西需要排队这么简单,由于农业集体化的错误,造成了席卷全国的大饥荒,最为严重的乌克兰地区,有数百万人死亡。⑧


    此外,我们也应看到,对苏联的误判,并不仅仅出现在鲁迅身上,同时代的著名人物罗曼罗兰、爱因斯坦、奥本海默等都公开赞扬过苏联。即使是胡适,在他1926年短暂访问莫斯科后,都一度对苏联表现出非常的“宽容”,说“在世界政治史上,从不曾有过这样大规模‘乌托邦’计划居然有实地试验的机会……至少应该承认苏俄有作这种政治试验的权利”“苏俄的教育制度……是‘遍地的公民教育,遍地的职业教育’。他的方法完全探用欧、美最新教育学说,如道而顿之类……”⑨


    总之,对于鲁迅关于苏联的言论,理应重新审视,但无需苛求。毕竟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鲁迅依旧抱持着怀疑的立场,没有完全失掉作为一个独立思考者的能力。


    图注:乌克兰大饥荒中,路边的饿殍




    注释

    ①本文所引鲁迅文章全部参考自《鲁迅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②许广平文集(第2卷),江苏文艺出版社1998年,第271页;③姚锡佩:《鲁迅力求了解苏联的真相——鲁迅藏书略识》,《鲁迅研究月刊》1995年第12期;④荆有麟:《鲁迅忆断片》,《鲁迅研究学术论著资料汇编 3》,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7年,第1384页;⑤李春林:《20世纪30年代:鲁迅、纪德与苏联和共产主义》,《跋涉于文学高地:李春林文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241页;⑥严家炎:《东西方现代化的不同模式和鲁迅思想的超越——鲁迅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思想的一个考察》,《严家炎自选集》,人民日报出版社2014年,第154页;⑦周葱秀:《论鲁迅的苏联观》,《鲁迅研究月刊》1999年第9期;⑧张建智:《想起鲁迅1932年的事》,《文汇读书周报》2012年4月27日;⑨邵建:《一次奇异的思想合辙——胡适鲁迅对苏俄的态度》,《社会科学论坛》2006年第8期。




    长按二维码,关注腾讯历史频道“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微信id:tengxun_lishi);无法长按二维码,请在微信中直接搜索“短史记”,可以获取更多靠谱的历史资讯。↓↓↓

    来源: 今日话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