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八达全球华人第一资讯门户网站-

  • 纽约
  • 旧金山
  • 芝加哥
  • 西雅图
  • 洛杉矶
  • 全球名企紧缺这类“高级蓝领”,上海高校相关专业电话都被打爆了……

    2016-10-17 02:31:00 来源: 上海观察

    最难改变的,是我们应试体系下,多年训练出来的习惯思维,它越来越不适应即将到来的工业革命。




    制造业需要专业人才,没有人才,一切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长期以来,我们的职业技能学校地位远低于综合性大学,打造强大的专业技术人才队伍本就是任重道远的命题。

     

    而如今,新的智能制造业方兴未艾,新型人才的缺口更是巨大。目前大学并无一个专门针对智能制造的专业,事实上,智能制造涉及理工科的各个领域,往往需要分工合作、跨界协同。所谓“智能制造”专业本就不成立,那么与智能制造相关的创新人才该从哪里来?又靠谁去培养?


    企业最大的困难是缺人


    “缺人,严重缺人。”

       

    说这句话的是王珣。2000年,只有25岁的王珣放弃上海飞机制造厂的稳定工作,创立上海龙创汽车设计有限公司。这也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事汽车设计研发的团队。

       

    王珣几乎见证了中国汽车产业如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公司经历了疯狂增长期,熬过低谷期,如今已经在新三板上市,最近获得工信部授予的“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称号。

       

    他的下一个目标是进军航空和医疗领域。但目前最令他头疼的还不是具体业务,而是人才。

       

    “国外一家小规模的汽车设计企业,都有上百名设计师。我们这里,一般超过100人就算大规模了,许多小公司100人都招不满。这个行业目前严重缺乏人才。”王珣感慨。作为一家民企,项目组的核心领头人他可以聘请外国专家,但是整个项目团队成员,还得靠中国人自己,这方面人才太少,他往往只能先招应届生,在工作中慢慢培养。

       

    无独有偶的是,在今年国内举办的多个机器人论坛、智能制造相关会议上,许多企业纷纷表示:“我们招不到人。”甚至一些民营企业向高校打听:“你们有没有机器人专业?这一届总共多少学生?”专业人才之紧俏,连一些大学老师都直呼想不到。

       

    除了无数中小企业,即使是国际制造业巨头,同样急需专业人才。GE(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在中国的研发中心大约有200人,其中95%以上从本地大学毕业生中招聘。“但找到合心意的人才实在太难。”研发中心成员王莫说。




    究竟难在哪儿呢?

       

    王莫举例,现在的智能制造人才,不能只懂信息软件,还得懂工厂的运作管理,懂具体的电机设备,懂设计理念。尤其是六西格玛和精益生产的方法论,是智能制造的基础。这些内容学校一般不教,研究中心往往只能招一些工业自动化控制相关的人才,再慢慢培养他们,让他们边学边做,在工作中“补课”。

       

    也是因为人才难找,GE同时在走另外一条道路。一个月前,2016上海设计双年展上,GE中国研发中心携手上海市科委、上海市工业设计协会、能源企业等机构,共同主办“爱迪生杯”上海市大学生智慧城市工业设计竞赛。王莫坦言,举办比赛的动机之一,就是为了发现优秀人才。

       

    比赛果然有收获。一等奖获得者孙世凡,是一名来自上海第二工业大学的大三学生,本科尚未毕业,但他的参赛作品突破常规,非常有创意。

       

    比赛主题是“智慧路灯”。孙世凡团队设计的路灯,最大特色是模块化。路灯像乐高积木一样,分为一个个独立模块,每个模块主打一种功能,可以根据需要自由组合。比如需要充电桩,可以在路灯里添加充电桩模块。需要交互,可以添加交互模块。此外还有信息发布模块,它包含了停车指示系统,可以采集路边空余车位信息,再发布到特制的提示屏上。

       

    GE研发中心如获至宝,现在已经把这名大三学生推荐到GE工业设计部门实习。

       

    然而零星比赛,能发现的“金子”毕竟有限。在热气腾腾的工业4.0浪潮下,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更加紧迫的问题———中国大学难道就不能批量培养专业人才?


    理论与实践,隔着巨大鸿沟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需要先了解一个常识:对应用型专业来说,课本知识与实际应用之间,落差究竟有多大?

       

    举个简单例子,比如制作一个单片机。课本里的公式,充其量就是一个“理想模型”,它默认所有变压器都是50赫兹。一旦你自己动手做单片机,就会发现变压器未必是50赫兹,材料不同,变压器频率也不同。在制作前,用的是哪一种材料,最好自己动手先查一下参数。而这些,课本都不可能一一提及。

       

    如今在中国科学院声学研究所工作的都庆庆,从大二起便喜欢泡在实验室里,天天做实验,在校期间拿过不少比赛奖项,可谓学生时代就“实践经验丰富”。

       

    “我也遇到一些同学,常常原理说得头头是道,一动手就是做不出来。”都庆庆解释,“我看一眼他们做的东西就知道,芯片没有调试。理论计算没问题,但实际上,还要考虑余量、损耗等等因素。”

       

    他印象深刻的是大三那年,和几位同学一起参加“飞思卡尔杯”全国大学生智能汽车竞赛。竞赛汽车是一辆迷你小车,靠单片机控制。比赛全程不准人遥控,必须小车自己在跑道上识别信息,自动跑完全程,比的就是谁的智能小车速度最快。

       

    制造小车时,学校实验室不够明亮,但都庆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安装小车的“眼睛”,也就是光学传感器时,大家把感光参数设得较高。哪想到比赛在体育馆举办,而体育馆光线十分强烈。当天,小车眼睛“望”出去,跑道就是白花花一片,类似于照相时的曝光过度。小车“瞎了”。

       

    好在都庆庆的团队最终在现场调整时,调出了合适参数,获得了比赛名次。从此,“必须随时考虑具体环境”的思维烙在了脑海里。

       

    网上的技术论坛,时不时也会看到有意思的“吵架帖”。

       

    比如某个电机设备怎么调参数,有人说:“按照课本上的公式,调到500,算出来是理想状态。”接着马上会有人跳出来:“你错了,实际上调到1000,机器才会跑得快。”两人针锋相对,吵来吵去,中间指不定还会有人说:“别吵了,就是1000,别问我理论上为什么,反正我专业工作就是做这个,试了无数次,试出来就是这个数值最好。”

       

    驱动一根管子需要多大电压,课本告诉你需要15V,但实际中,用什么器材制造15V电压?如何产生15V电压?这些课本都没说。

     

    课本给的只是抽象的一条公式,而现实却千变万化。一次实践失败,可能是温度问题,可能是材料问题,可能是照明问题……而这些问题,往往不在课本理论的考虑范围内。于是,公式计算全对,你却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现实世界里,可能有成百上千个环境因素,它们互相纠缠、彼此影响,究竟哪些条件会干扰你的实验,哪些不会,所有这一切,都需要自己动手,积累失败的经验,转变思维方式。

       

    可以说,对专业技术人才而言,如果不动手,课本知识学得再好、书面解题成绩再出色,其实都无济于事。

       

    那么,我们的大学教育,能不能为学生提供足够多的实践机会?


    产学研之路,无法常态化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的电子电气工程学院,今年不断接到企业电话,对方开门见山就问:“你们有没有智能制造的人才?有没有人脸识别的人才?”今年,学校相关专业招生火爆,不仅提前完成指标,分数线更是比往年高很多。

       

    几年前,专业一度陷入沉寂,似乎市场饱和了。然而随着工业4.0、智能制造兴起,制造企业急缺人才,计算机、自动化、电子电气等专业又开始热门起来,且就业情况不错。院长方志军说,只要不是专业水平特别差,最近一届毕业生,第一年月薪能拿到6000元,优秀学生甚至已经超过1万元。

       

    似乎国外那种“高级蓝领”,已经渐渐在我们这里出现。为了适应市场的新形势,工程技术大学几乎没有寒暑假一说,学生们戏称“那只是寒暑期”。

       

    到了寒暑假,学校实验室依然灯火通明,企业出题合作的项目组、老师带领的课题组、准备比赛的团体等等,四处都是忙碌的身影。为了给学生更多实践机会,学校把一个学期分成两个学段,前8周和后8周,前8周主要是课堂学习,后8周就鼓励学生去企业和实验室。

       

    产学研结合较为紧密的汽车工程学院,有一个代代传承的项目:每年需做5款新车,参加全国四大赛车比赛。学院一直有一个专业车队,成员几十到上百人不等,车队实力还不错,拿奖是家常便饭,今年的一项汽车比赛就力挫老对手,拿到全国第一名。竞争对手事后分析,为什么会输,得出的一项结论就是:“他们实际应用能力很强。”




    可以想见,车队对学生们的动手能力要求很高。整车制作是分模块的,比如有学生专门做悬架,有专门做车身的,也有专门做电路的。两位老师带队,一位负责引导,一位负责协调,大部分还是依靠学生自己完成。比赛经验多了,车队成员个个动手能力都很强,而这批成员在就业市场也是香饽饽。企业一听大学里是车队成员,几乎都抢着想要。

       

    汽车工程学院院长、上海东方学者王岩松还设计了一条常态化的实践之路。他希望汽车学院的学生,在校期间就能去企业实习,毕竟这个行业实践才能成长。企业也可以从实习生中挑选人才。本以为是双赢的好事,然而推行过程却没那么顺利。

       

    一些车企并不欢迎学生实习。一是生产线的安全问题,一旦发生意外事故,谁来负责?二是知识产权问题,学生们来来走走,谁都不能保证专利技术不流传出去。王岩松只好一家家企业拜访,表示学院会承担实习生的交通费。实习前,企业、学生和学校三方签协议,风险由学校一力承担。

       

    “每个暑期,我们就有500多位学生在企业实习。”王岩松说,“我们学院也是天天提心吊胆。”

       

    此前,国家为了鼓励产学研,还有过一个口头政策,比如在企业设立教育中心,鼓励学生实习,参与该计划的企业,纳税可以减免1%。顶层设计似乎很好,大型汽车集团起初特别感兴趣,对他们来说,找一些大学生实习,就能减免许多费用,何乐而不为。但是真正实行以后,企业发现实际上减不了1%,之后就再也没有积极性了。

       

    王岩松感慨,产学研说说容易,但是我们目前的法律、政策、条款,都没有常态化的保障,产学研自然也不可能常态化,只能靠学校与企业之间一个个项目去谈。


    不可能强迫每一位学生参赛


    智能制造中,一大热门就是机器人产业。某种意义上说,没有所谓“机器人专业”,它其实细化在各个领域里。一台智能机器人,涉及精密制造、视频技术、传感技术、信息技术、软件技术等等,需要各专业人才一起合作。

       

    传统的“机器人”概念比较简单,比如机器人给你端一杯咖啡,动作就是经过固定编程,你是否接得住咖啡是一个问题。但现在,可以给机器人加上传感器,相当于给它按上了眼睛、鼻子、耳朵。机器人通过各种传感器,“看”到你稳稳接住了咖啡,它才会松手。制作一台这样的机器人,远比以往复杂,也涉及更多细分的专业领域。

       

    面对这样一个崭新的、综合性的产业,企业怎么判断学生是不是对口人才呢?

       

    “主要看有没有参加过相关比赛、项目经验,有发明专利最好。”一位企业人事部门主管这样回答。他们往往只要与学生面谈几句,就能大致明白学生的实践情况。在这些新兴专业领域,比起五花八门的证书,企业更看重的是学生的实践经验。

       

    实践经验怎么来呢?除了实习,就是参加各种比赛。如今,面向大学生的比赛类型多样,热火朝天。西门子、GE等跨国企业,每年都会针对中国大学生举办形形色色的竞赛项目。

       

    正在读研三的李萌,曾参加过西门子的电子设计比赛。

       

    比赛准备期3个月。第一次参加时,李萌抽到的题目是设计锅炉的自动化控制系统。初赛时,他和团队拿了上海市二等奖。然而到了决赛,经验不足吃了亏。

       

    当时题目要求控制水的流量,有两种方法可以解决问题:一种是控制阀门的开合度,一种是控制水流的速度。李萌选择控制阀门的开合度,却没想到真正比赛时,出题者非常“狡猾”,居然加了水流的扰动,导致原本算好的开合度并不准确。

       

    这个教训让李萌深刻牢记,他此后参加比赛,都会叮嘱团队把所有可能性想一遍,多准备一些应对方案。

       

    现在,李萌正在自己创业,项目是可穿戴智能设备“魔戒”。这枚戴在手上的戒指,可以充当公交卡,人们乘车只要刷戒指就行。未来,创业团队的计划是“魔戒”还可以充当小区门禁卡、移动支付卡等等。作为团队的技术总监,可穿戴项目研发真正用到了李萌的专业。

       

    方志军说,比赛过程中学生会不断碰壁,而每一次碰壁都是一次创新思维的训练。很多工程问题课本不可能一一列明,需要学生自己搜集资料,解决问题。有意思的是,即便同一个方案,不同学生操作起来,故障点都可能不一样。有时候,仅仅焊接的手法不同,故障点就不同。

       

    各大比赛锻炼了学生的动手能力,几乎成为我们专业人才培养的重要补充渠道。

       

    然而,学校不可能强迫每一位学生参赛。假设一个班有30人,往往只有10个人对实验和比赛有兴趣。做项目需要耐得住寂寞,尤其是必须真心喜欢这一行。

       

    我们一些学生高考填志愿时,并没有按照自己的喜好填,莫名其妙上了一个不感兴趣的理工科专业,上课真叫一个痛苦,逃课都来不及,大学四年只想赶快混个文凭。这样的学生,从起始点就选错了,学校绞尽脑汁,给再多的实践机会,也培养不出“专业人才”。

       

    而这部分人的比例并不少。李萌深有感慨,他现在时常需要面试实习生,问那些专业学生:“单片机的最小系统是由什么构成的?”如此基础的问题,回答不出的比例竟然能占三分之一。


    满世界找师资


    学生的人才缺口大,老师的人才缺口更大。

       

    王岩松自己,是因上海的人才引进计划从德国回国。他介绍,德国汽车领域的产学研做得非常好,学校培养的专业人才,真的是为企业需求服务。

       

    首先是该领域的德国教授,如果不在相关企业工作5年以上,就不能当教授,只有工程师当中的佼佼者才能转而成为大学教授。他们本来就是企业出身,有能力把学生直接送到原企业实习,企业也对教授们高度信任,基本上“你送来的学生我就要。”在德国,汽车专业的学生如果没有实习经历,几乎难以毕业。

       

    而我们目前大部分老师是从校门到校门,老师并不出自企业,他们对企业需求始终隔着一张肚皮。

       

    尤其近几年,传统汽车产业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革新。一是新能源汽车崛起,二是智能汽车发展迅猛,无人驾驶汽车就是智能汽车的一种类型,它本质上是一台机器人,已经不是过去那种纯机械的汽车概念。汽车行业面临大变革的阶段,学校也正在为招聘新领域的优秀老师而烦恼。

       

    “我们原来的师资力量都是传统汽车行业出来的,许多新技术连老师都不懂。”王岩松担忧道。

     

    即便是以新能源汽车闻名的比亚迪,研发新能源车的人才,主要从电学专业找,而不是传统汽车行业,最后再进行集成创新。连第一线的企业都是如此,真正汽车专业的新能源人才缺到什么程度,可以想见。

       

    反过来想,在新兴领域,企业倒不如主动与高校合作。

       

    GE研发中心就与上海交通大学有深度合作,去年与交大共同成立了一个联合培养项目,专门培养航空电子领域的专业人才。这个专业是为企业量身打造的,学生毕业后可直接上岗。研发中心负责告诉学校老师,需要上哪些课、用哪些教材、教哪些技能。

       

    此外,研发中心每年都会“出题”,资助上海交大密西根学院的学生,开展项目开发。这些题目不同于课堂上老师的题目,都是实际工业生产中需要用到的。“大部分学校老师,是从学院派角度看问题,但工程师面向的是市场化应用。”王莫解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新领域招人困难,开始主动与学校合作。


    学院派未必讨喜


    正在复旦大学读研一的李浩然,没想到自己能在2016上海设计双年展的比赛中拿到名次。

       

    一切似乎水到渠成。李浩然的专业是光电系统与控制技术。收到路灯设计的比赛通知后,他和团队准备了一个暑假。其中有人随手画了一个造型,大家都觉得好看,于是共同思考如何把功能加进造型里,比赛作品就这样完成了。

       

    一切都很顺利,没有难点,没有挑战,奖项到手。但他不知道的是,其实评委会对于名次曾有过一番激烈争论。

       

    评委团队主要分两拨,一拨人专业从事照明行业,他们对路灯的功能十分了解,另一拨人主要从创造力的角度做评判。两拨人的侧重点不同。在一二等奖上,双方一度发生分歧,但最终还是选择创新程度更高的孙世凡。

       

    “我们认为创新更重要,专业性知识可以慢慢培养,创新的思维培养不了。”王莫直白地评价李浩然的路灯设计,“中规中矩、没有亮点,一看就是典型的学院派作品。展示板一出来,就明白是行业里的人教出来的。”复旦的师资水平自然不在话下,但王莫认为,这就像《中国好声音》的唱歌比赛,总有几个学院派唱得很好,可是未必获奖。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的孙世凡,学的是工业设计,而不是照明。他不及李浩然对照明研究得那么深,但恰恰因为“跨界”反倒出奇制胜,让行业内的人有意外惊喜。

       

    这样的对比,同样可以解释研发中心的国内外人才。

       

    王莫总结说,中国学生“盒子里的创新”一贯做得不错,比如给出题目,限定范围,他们可以完成得很好。但是“跳出盒子创新”就不行了,想法不多。

       

    研究中心内部每年有一个创客比赛,今年的题目是机器人臂。中国学生按照传统套路,做了一个市面上常见的机器人臂。而外国学生一门心思想要与众不同,做市面上见不到的东西,他们直接用3D打印机完整打印出材料,机器人臂不是靠螺丝拧起来的,制造套路有惊喜。

       

    这种思维方式的不同,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甚至不是大学阶段就能修正的。中国学生从小开始,就习惯解题思维,习惯根据已知条件,算出一个人人一样的标准答案,觉得那样才是正确,正确就是好的。然而创新恰恰没有标准,创新需要与众不同,“跳出盒子”。

       

    如今的智能制造,更是渴求跨界思维的人才,他们应该喜欢挑战未知、突破常规。说到底,大学课本可以修改、师资可以寻找、实践机会可以市场化补充,然而最难改变的,还是我们整体应试体系下,多年训练出来的习惯思维,它越来越不适应即将到来的工业革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来源: 上海观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 登录 | 会员注册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

      (1) 本网站中的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站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情况证明,本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相关内容。

      Web Analytics
      Real Time Analytics